2022年12月5日

美欧鼓动和资助的所谓“橙色革命”已经使塞尔维亚、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相继“中招”,不过,“和平演变”俄罗斯才是西方最终和真正的目标。由于年青人成了“变革”最好使的工具,普京总统为了防患于未然,在日前建立了一个新的青年组织来对抗西方的“入侵”。据《中国日报》(署名除外)

2月21日出版的俄罗斯《生意人报》指出,2月17日,总统办公厅副主任弗拉迪斯拉夫·苏尔科夫在圣彼得堡同大约40名“共同前进”青年组织的积极分子举行会晤,并且许诺将在该运动的基础上成立新的政治力量,将使其可能在2008年前成为新的政权党。苏尔科夫在2003年成功地使支持普京的“统一俄罗斯”党和“祖国党”在国家杜马中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,为普京总统的顺利施政提供了坚实的保障,此人经常被反对派批评为“在幕后操纵国家大权”。此次会晤持续了2个多小时,除了苏尔科夫本人之外,负责新组织建设的“共同前进”理论家瓦西里·雅克缅科也参加了会见,他曾在总统办公厅主管社团联络工作。

应该指出的是,新组织的成立不是出于偶然,这与“共同前进”组织的分裂以及目前面临的财政困难有很大关系。作为普京的支持者,拥有大约10万成员的“共同前进”组织早在去年夏天就已经出现人事问题。当时,有人揭发“共同前进”下属机构的一位协调员、私企老板康德拉绍夫贩卖色情录像带。该组织立即作出反应,宣布康德拉绍夫从来都不是其领导人。

据“共同前进”组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成员说,在康德拉绍夫被开除之后,组织活动需要的资金出现问题。由于没有足够的资金,还不得不取消了原定今年1月9日举行的纪念沙皇屠杀抗议者的“血腥星期日”100周年的相关活动。

1月中旬,雅克缅科第一次前往圣彼得堡,由此拉开了新青年组织的筹备工作。在短短的几周内,他成功的“招募”了几十名青年。2月初,这个被人们称为“纳什”(俄语Nashi的音译,意为“我们中的一员”,暗指俄罗斯民族主义者)的新青年组织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在圣彼得堡郊区一处膳宿旅馆举行。

2月26日,“纳什”在莫斯科举行了它在首都的第一次大会。然而这次秘密的会议却被人泄露了情况而且受到了骚扰。英国《独立报》昨天报道称“雅博卢”的青年组织领袖雅辛闯入了“纳什”的会场。

雅辛在2月28日接受《独立报》采访时称,他被人粗暴地推出了会场,随后有人将他打倒在地上,将他的脸反复地按在地上的积雪中,还有人不停地踢他。雅辛表示,这件事表明克里姆林宫打算用暴力对待威胁到它统治的人,他打算对打人者提出起诉。

雅辛的说法受到了“纳什”领导层的驳斥,他们辩解说,雅辛进入会场的要求受到拒绝后还试图强行闯入,后来双方才出现了一些摩擦。雅克缅科对《独立报》说,我们必须认识到那些自称“民主派”的人都使用了什么手段。

而“纳什”的成立也引起了俄罗斯反对派的批评,他们甚至嘲讽“纳什主义”和“纳粹主义”在发音上有相似之处。雅辛表示,他不排除自己的青年团体和“纳什”爆发冲突的可能性。俄罗斯一位知名的评论家也在《莫斯科时报》发表文章,称“纳什”的名称就是一种公开分裂俄罗斯的行为,因为它把国家分成了“我们”和“他们”。

第一,“共同前进”本来是克里姆林宫的“左膀右臂”之一,然而最近已经变成了一个令人讨厌的组织,它不但没有达到宣传总统政绩的任务,反而使普京的国内外形象大大受损。不久前它发动“净化俄罗斯文学”运动提出了销毁“问题”作家书籍的口号,引起了不少青年的反感,更是让西方抓住了把柄。

第二,许诺将“纳什”建成新的政权党表明,克里姆林宫可能已经对现有政权党“统一俄罗斯”和“预备”政权党“祖国党”彻底失望。“统一俄罗斯”党坚持推动福利制度改革,结果在全国引起了广泛的抗议活动;而“祖国党”在这一问题上站到政府的对立面,则有可能自毁前程。自己人不争气,反对派却没闲着,不久前俄“右翼力量联盟”和“雅博卢”宣布准备成立统一的反普京政党。

第三,组建新的青年运动完全可能是苏尔科夫个人的想法,这项计划没有得到整个总统办公厅、而只是得到了所谓“家族势力”的支持。有消息人士证实,最近一段时间里,“祖国党”领导人罗戈津已经停止向苏尔科夫请示汇报,相反却同克里姆林宫中羽翼日丰的“强力”派打得火热。显然,克里姆林宫中强力部门出身的官员们很可能在2007年国家杜马选举来临之际,成功地将“祖国党”变成政权党,而苏尔科夫在克里姆林宫的地位受到威胁。不过,如果苏尔科夫成功地将“纳什”建成真正的政权党,那么他进一步出人头地的机会就会大增。

据悉,该组织将主要以18到22岁的年轻人为发展对象,重点是大学生等知识分子。按照克里姆林宫的计划,“纳什”的成员总数应该发展到20至30万人,而且要在莫斯科、圣彼得堡、下诺夫哥罗德以及罗斯托夫等各大城市设立分支机构。俄罗斯媒体称“纳什”受到了普京总统的支持,在地方的协调工作主要由“共同前进”的组织者负责,而其所需资金则由那些担心未来前途的俄罗斯新贵提供。“纳什”将在总统办公厅的直接领导下展开工作,成为保卫俄罗斯的一支“青年近卫军”。

目前新组织已经形成了明确的内部组织原则,并且按照分工不同分成几个部分。其中,一部分人负责从事大规模活动;而另一部分人则负责分析和宣传工作;该组织还打算设立一个“强力部门”,并在此基础上组建一支“青年护法队”。

在第一次代表大会上,苏尔科夫和雅克缅科都明确指出了青年运动的战略任务和战术目标:战略任务是吸引年轻人,成功地对付反对派的各种青年团体,“不允许俄罗斯发生乌克兰式的权力更迭”,保卫俄罗斯免受“外国统治”、“橙色革命”和“美国入侵”的威胁。战术目标是使“纳什”可在2008年新一轮总统大选前达到“政治上的成熟”,成为真正的政权党和国家行政体制重大改革的先锋和雏形。据悉,“纳什”的领导人身份都还处于保密状态。

这次普京组建新“青年近卫军”的举动,反映了俄罗斯政府对美国搞“和平演变”新手段的警惕。此前不久俄政府的反对派在圣彼得堡成立了一个名叫“不要普京”的新青年组织,他们在不少问题上和“雅博卢”协调一致。俄高层人士相信,这个反对派组织正在向乌克兰和塞尔维亚的反对派青年运动“取经”,而后者在两国的“革命”中起到了不小的作用。

在冷战结束后,美国政府通过国会拨款,持续向一个名叫“全国民主基金会”(NED)的组织注资,NED再通过不同的管道和关系源源不断地将这些钱拨给美国的“友好外国团体”。这些团体的主力就是“和平演变”对象国的青年组织。包括在2000年南联盟“变革”中推翻米洛舍维奇统治的中坚力量“Optor”、2003年领导格鲁吉亚“玫瑰革命”的“Kmara”(都是“抵抗”的意思),以及去年乌克兰大选反对派人群之中的骨干力量“Po-ra”(意思是“是时候了!”)。

这些组织都是美国“一手喂大”的,它们从美国那里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资金支持、“造反专家”的出谋献策以及人员训练,例如NED1999年在匈牙利租用高级酒店为“Optor”的骨干分子开讲座,讲授如何竞选,竞选不成又如何抓住选举中的瑕疵闹事推翻选举结果;2000年让24名“Optor”领袖到匈牙利再次受训,科目就是如何动摇政权根基并组织罢工、、抗议……此类的训练不胜枚举。李斌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