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年8月16日

今天要从北爱飞回英国本岛,又是一个早班机,6点以前就要到机场,我们住的民宿主人在入住前说可以开车送我们去机场,于是我们下了单,可在我们入住当晚却说他晚上要出去,送不了我们了,并很无所谓地说他家离机场很近,走着也没多远。

这次在北爱尔兰入住被晃点和租车被骗的经历、以及并不壮观的巨人堤、空中索桥和提早关门的泰坦尼克博物馆,都让我觉得北爱人极其不靠谱,或许这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它明明属于爱尔兰,却在爱尔兰反抗长期殖民它的英格兰独立成功后,反而脱离了爱尔兰、留在了英国。旅途中虽有小坎坷,但也都是体验,都是认识世界的一部分。

随着起落架的放下,我从梦中醒来,我们回到了英国本岛,从高空望去,这个工业革命的发源地被满眼的绿色包围着,我们即将从曼彻斯特完成英国全境自驾游的闭环。

下了飞机刚好碰上一群橄榄球队的孩子准备乘机,虽不是足球队,却也兴奋坏了我的闺蜜同伴,作为红魔迷,曼城就是她心中的圣地,所以曼彻斯特我们的重点就是弗格森老爵爷工作奋斗过的曼联主场——老特拉福德球场(Old Trafford )。

曼城的租车经历是我们在英格兰、苏格兰、北爱三个地方最舒心的,工作人员从头到尾都公开透明又友善,终于让我们感受到了英国人做事严谨的作风,不过由此也可见,这原本是三个国家的人即便被整合到了一起,也依旧保持着自己鲜明的性格,而通常情况下我们对英国人的评价其实指的大多都是英格兰人。

跟着google maps机械平板的音调在曼彻斯特这个老牌工业革命的先锋城市里穿行,空气中早已没有了狄更斯时代“蒸汽与汗水”的味道,在这个靠着棉花起家、以纺织立足的世界第一座工业化城市里,八零年代朋克乐队所演绎的黑暗与灭亡早已成为墙面上斑驳的痕迹,取而代之的是拔地而起的新颖建筑和由足球引燃的红色火焰。

自古红蓝出CP,虽然只是一句大家口中的笑谈,却是此行我们计划中要去实地探秘的两家英国足球俱乐部的颜色,可惜我们在伦敦时错过了切尔西俱乐部的开放时间,如今在红魔的领地里,必须要好好膜拜一番。

原本计划在球场之前先去曼城市政厅转转,可早上晚点一个小时的飞机不得不让我们放弃了第一站,旅途就像人生,总要不停取舍。

从机场到老特拉福德球场大概半小时车程,这座被誉为“梦剧场”(The Theatre of Dreams)的全英格兰第二大足球场也是欧洲足联五星级足球场之一,整体灰、红、绿的三色主色调看起来庄严而又瑰丽,从1909年兴建至今,它也不停地在被扩建。

停好车子,我们刚好在球场的北门,映衬着蓝天、流云的巨大玻璃幕墙前,身穿经典风衣、双手抱胸的亚历克斯·弗格森爵士(Sir Alex Ferguson)的雕像眺望着远方,一行大字SIR ALEX FERGUSON STAND(亚历克斯·弗格森爵士看台)高高展示在雕像上方,这是曼联俱乐部在弗格森爵士执教球队25周年时送给他的一份大礼,即老特拉福德球场历史上第一次使用人名作为看台名称,以感谢他为球队创造了二十多年的辉煌。C罗回归曼联时也说是为了弗格森爵士,在专访中他还说:“没有弗格森,就没有我的今天。”

由北向南绕半圈,神圣三人组(Holy Trinity)的雕像高高竖立在南门正对面。2008年4月29日对曼联俱乐部来说是个铭记史册的日子,那一天,红魔捧起了俱乐部历史上首座冠军杯奖杯,尤其是前场三叉戟博比·查尔顿爵士(Sir Robert Bobby Charlton)、乔治·贝斯特(George Best)和丹尼斯·劳(Denis Law),这三位伟大的球星一共为曼联打进了惊人的665球,在1964年至1968年间,他们三位都获得了欧洲足球先生的殊荣。他们还有一个称呼,就是“巴斯比宝贝”。

所以在神圣三人组的对面,鲜红色的Manchester United(曼彻斯特联队)大字下方,“巴斯比宝贝”的缔造者马特·巴斯比爵士(Sir Matt Busby)左手抱球,右手叉腰的雕像在巨大的玻璃墙前凝视着远方,这位经历了二战后复兴、慕尼黑空难的苏格兰人绝对是世界足球史上最伟大的主帅之一。

1958年2月6日,对曼联俱乐部来说是个痛彻心扉的日子,载着红魔球员和教练的飞机在慕尼黑发生了空难,包括被喻为“英格兰明日之星”的邓肯·爱德华兹在内的十余名球员和工作人员罹难。人们在废墟中找到了马特·巴斯比,他虽受了重伤,却奇迹般地活了下来,并率领着破碎的曼联从空难的灰烬中重新站了起来,更在十年后征服欧洲大陆,夺得了欧洲冠军杯。

马特·巴斯比爵士留给了曼联最坚毅、辉煌的记忆,可以说他塑造了曼联的性格,更可以说,他建立了那个时代的足球。如今,这位英国足球的传奇教练默默守候着身后他为之奋斗一生的红魔,也接受着所有到访者的敬意。

巴斯比雕像下方的南门两侧有个纪念品商店,我的球迷闺蜜自然是一通兴奋无比地买买买。

不过我们今天来可不是为购物,我们要进入老特拉福德球场的内部探索一番。在售票处买票、预约球场参观时间,球场里的参观是必须要在预约时间跟着工作人员进入的。

所以在等候进入的这段时间,刚好可以去北看台那边的博物馆参观一番,一会儿参观球场也是从这里进入。

1998年由球王贝利剪彩的博物馆里详尽记录了从1878年到今天曼联的历史,博物馆由琳琅满目的奖杯陈列馆、梦幻画廊和名人殿堂三部分组成。

由众人签名组成的弗爵爷的画像,可见大家有多爱他。从1986年弗格森成为曼联俱乐部主教练后的27年里,他率领曼联共参加了1500场比赛,取得895场胜利,夺得13次英超联赛冠军、2次欧洲冠军联赛冠军、5次英格兰足总杯冠军等38项冠军,并在1998-99赛季帮助曼联实现了“三冠王”伟业。

照片中年轻的C罗。C罗在第一次加入曼联时只有18岁,弗格森爵士是他职业生涯中最关键的一部分。他自己也说,“对我来说,弗格森爵士就是我足球上的父亲,他帮助了我很多。我们彼此之间也有着很亲密的关系,他是一个难以置信的人,我们也经常联络。我真的很爱他,对我来说,没有弗格森爵士,就没有今天的C罗,这就是我回来的原因。我想要再次为曼联书写新的历史,帮助曼联赢得新的荣誉,一起写就伟大的时刻。”

1958年的慕尼黑之痛自然也是博物馆里必不可少的一部分,它不光是足球,也是体育史上最大的惨剧。巴斯比在病床上躺了6个月后重返曼联帅位,他发誓要再现曼联的辉煌,要用冠军告慰慕尼黑空难的亡灵。他做到了,虽然重生之路走了很久,1963年曼联夺得足总杯,宣告了王者的回归。

5年后在慕尼黑空难整整10周年时,巴斯比终于带着曼联夺得欧洲冠军杯,巴斯比将冠军杯高高举起了八次,每举一次就呼喊一个慕尼黑空难中逝去的球员的名字。博比·查尔顿等队员纷纷割破手指,将鲜血滴进冠军杯中,然后滴落在球场上来告慰那些逝去的英魂。那一刻,曼联实现了慕尼黑空难后彻底的重生。

在球场的南看台外墙上还有纪念那次空难的“慕尼黑时钟”,时钟的时间被永久定格在了事故发生时的1958年2月6日下午3点零4分。

博物馆里还有个视频影像处,在传奇的弗格森时代,出现过的很多经典瞬间并且被不断地回放着,比如布鲁斯两次终场前的头球绝杀,坎通纳在对阵桑德兰时进球后霸气侧漏的庆祝动作等等。

转了一圈,也终于到了我们预约的参观球场内部时间。参观前,会每人派发一个参观证,吊绳都是极具红魔特色的,这个证最后是可以带走做纪念的。

跟着领队讲解小哥,我们来到了老特拉福德的北看台,也就是以弗格森爵士命名的“亚历克斯·弗格森爵士看台”,这个看台拥有欧洲最大的悬臂屋顶。从这里看对面以博比·查尔顿爵士为名字的Sir Bobby Charlton Stand南看台,每次比赛球员就是从下面那个通道里出来,我们一会儿也会去。

向右看是老特拉福德最有名的是其西看台,也叫斯特雷特福德看台(Stretford End)。这个看台是曼联死忠球迷的根据地,比赛时是整个球场助威声最响亮的看台。

左边的东看台也叫记分版看台,因为球场的记分牌位于这个看台,看台上是曼联最大的赞助商的名字。

火红的座椅中间,用白色座椅拼出了“MANCHESTER UNITED”,热情、刚毅,即便我这个伪球迷心情也异常激动。

老特拉福德球场自然也有着全英最安全的系统和世界上最好的草坪,长116码、宽76码的草坪由四种不同颜色的草种植成,在球门附近区域特地加铺了一种叫草地早熟禾的美国进口草皮,这种草特别耐践踏。在东南西北四个看台的顶棚都设计成透明的小方格,以保证草坪能得到充足的阳光,即便这样,秋冬和阴天时还有我们看到的这种黄色工程车提供着热光,悉心照料着球员们的沙场。

4月到11月草坪每周修剪3次,11月到次年3月天气冷长得慢时每周修剪1次。平时除了球员和工作人员,草坪都严禁入内,客场球队也只能提前1小时进场热身。3个地下喷泉使草坪即使在干旱季节也能得到良好灌溉。地下还铺设有加热管道,在霜冻或下雪时能迅速解冻。此外,草坪的排水系统也是一流,以保证在恶劣天气下比赛也不必推迟进行。

看台的上方有供VIP观赛的皮椅,还有家属看台、私人包厢和电视转播室,私人包厢提供闭路电视播放慢镜头或重播射门镜头,并配有专人侍应。

小胖子鲁尼有时进球后会朝向客队球迷区域疯狂庆祝,大家都以为他是在故意挑衅客队球迷,其实不然,只是因为他的家人专属的7号包厢碰巧就在客队球迷上方,所以他才会经常朝那个区域进行庆祝,这个挑衅对方的锅,小胖子背的有点冤。

在看台上参观完球场后,领队小哥又把我们领进一间大约可以容纳60人的房间,然后神神秘秘地告诉我们,现在所处的这个略显闭塞的房间就是曼联的新闻发布会会场。这和电视里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感觉完全不是一个路数啊,每次主场比赛结束,老爵爷带着两名队员亮相在记者面前,以及签约新球员的仪式的地方,屏幕上看上去都很宽敞明亮,没想到却是这么个小屋子。也许正是因为场地的狭小,现在新球员发布仪式都不在这里举行了。在这个发布厅签约的第一位球员是迪昂·杜柏林(Dion Dublin), 第二位是鼎鼎大名的埃里克·坎通纳(Eric Cantona),最后一位则是令人唏嘘的迭戈·弗兰(Diego Martin Forlan Corazo)。

在甬道里又穿行了一会儿,前面的墙上出现一块路牌“Manchester United Dressing Room(曼联更衣室)”,我的闺蜜同伴已经热血沸腾了。

果然,穿过一扇普普通通的门,眼前是一间宽大空旷的房间,木质的四壁和靠墙一周的简约座椅都是稳重的胡桃色,一块白板上用黑色线条画着足球场上的布局,墙上银色的衣钩上挂着曼联现任队员们红色的球衣。

不用领队指挥,所有人呼啦啦冲进房间,抢到自己喜欢的球员位子上,和挂着的球衣疯狂合影。当然领队小哥还是让大家先坐好,一番讲解之后会给大家时间拍照。

在一众迷妹迷弟眼中,红魔更衣室宛若圣堂,虽然无法和真实的偶像亲密接触,但偶像们的战袍中所蕴含的意义早已突破天际,而且我们在不同时间重合在了同一空间,想想也很兴奋。

然后是去客队的更衣室。记得2008年奥运会时,我还在上海看了一场阿根廷和科特迪瓦的比赛,当时整个体育场因梅西而爆棚,大家不停地喊着他的名字。

我这个伪球迷还迷过小贝一阵子,那时候他真是帅啊,如今我也坐在了你坐过的座位上,靠在了你的背上,哈哈。

疯狂地拍拍拍出来后,是更令人兴奋地出场仪式。每一次“Glory glory man united”的乐声响起,外面山呼海啸般的加油助威声早已将赛场的气氛炒得爆表,球员们则会在球童的带领下从这里踏上他们的战场。

听从领队的安排,所有人分列两队,从略显昏暗的通道走向前面明亮耀眼的出口,体验一下即将面对数万人的紧张与兴奋。

出来后发现那条球员出场通道竟不在球场的正中央,原来老特拉福球场有两条通道,我们刚走的叫球员通道,它旁边还有一条建于1910年的中央通道,它是二战空袭中老球场唯一幸存的部分,通道一直使用到1993年才完成它的历史使命。当年通道内部的倾斜角度很大,斜坡很陡,使许多球员都养成了跳着进入球场的习惯,现在已经改成了楼梯,不过如今球员也不从这个通道出场了。

不过主客队教练员和替补球员的席位还是在中央通道两侧,毕竟这是中心点,这片区域球以前只在电视中见过,如今能有着主教头的视角,自然让每一个人都很兴奋,尤其是有着足球梦的小男孩,靠在墙上梦想着自己的未来。主队一方的墙上还挂着一个白色的电话机,而客队则没有这个待遇。

在过去的100年里,眼前的这个老赛场上演过数不清的经典比赛,1966年的英格兰世界杯、1996年的英格兰欧洲杯、2003年的欧洲冠军联赛决赛、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足球赛等等,无数世界上最好的球队和球员都曾踏足其上,每一场比赛也都是盛况空前。不只是英国的曼联球迷,全世界各地的球迷都把这里当作是梦想成真的土地,这也是博比·查尔顿爵士称之为“梦剧场”的原因吧。

一个多小时的红魔之旅结束了,我的闺蜜依旧舍不得离开,索性到球场里的RED CAFE吃个午餐,虽然只有简单的快餐,但看着一整面墙的巨大屏幕上24小时不间断地播放着曼联的精彩镜头,这一定是我闺蜜觉得最好吃的一餐。

下一站我们去利物浦看披头士。不想跟团!也不想穷游!怎么用最经济的费用在旅途中享受最棒的体验?更多既舒适又全面的自助游、自驾游,尽请关注游走在感性与理智间的“饕餮小娘子”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